意大利老间谍

hello.

#夜记

*瞎琴

她侧卧在我身旁,赤裸上身,温软的胸脯贴着我的手臂。我可以把手放在任何我想要放的地方,但现在我们就只想躺着。我们共享一条不怎么干净的羊毛毯子,性交产生的奇诡气味还没完全消失,我把一只脚伸出毯子,她顺势把整个上身都窝进我的臂弯里,轻轻的嗯哼声就已经是对我的信任与依赖。
我很想听她叫我的名字。

我对她的几乎所有的认知都来自手掌触感,我熟知她的脸部轮廓,熟知她腰际的柔软,也熟知她双腿自然张开的角度。

理所当然,我想知道更多,她可以选择缄默,我也可以选择希望她不再缄默。
她是个漂亮优雅的姑娘,照理不该被我和缄默症拖累。
但命运就是这么奇怪,凭身份就能演出一场德玛西亚贵族小姐和落魄苦行僧闹剧的我们不可一世地纠缠起来,事态就像闹剧那样充满浪漫和激情。作为苦行者,我该克制,该禁欲,该永远沉溺在悔恨和痛苦之中。但她就像烟草那样勾引人去嘬一口然后点上火,欲罢不能。
随之而来的是不断的警告和威胁,我那血淋淋的过去又被摆上桌面刺痛我徒有其表的眼睛。她差不多要和她那德玛西亚养母决裂了——我猜。

我们交换鼻息,接吻,啃咬嘴唇像下体贴合那样反响热烈像娼妇和流浪汉那样饥不可耐,迷人的喘息声又在耳边回荡酝酿更多由激情幻化而成的柔情。我捏捏她的耳垂,她发出了一个轻轻的,带着笑意的音节。
手指顺过她梳不到底的长发。
“我爱你。”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