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认识梁朝伟吗?是我。

纹身就纹喜羊羊,眼睛越大越漂亮。

给明天的我。


都说人往高处走。

我的每个重要节点都是被人一锤子往下打一段。
然后看着我周围的人高高兴兴地往上爬。

谢谢这个世界给我上大学的机会让我知道了努力不一定得到付出他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还会给你留一个狗洞。
但对不起我不是狗。

四年。
我快过了这段日子的1/8。

半年之前我还能算个现充。
现在的我一无所有。
现在除了钱包里的真金白银无时无刻在提醒我:醒醒吧穷逼别他妈睡觉了你真的想碌碌无为一辈子吗你不看看你的银行卡里从五位数变成三位数了吗?
和朋友的电话也算不上什么。
说说骚话,沉迷沉迷游戏。
但出了洛圣都我能做什么?
我能一拳干死街上说着刺耳方言抽烟的人吗?

我从小到大看到的都是金钱,权利一点一点的从我生命中流逝。
那些见人就劝的人啊,你算个屁。
对啊,别人都是有苦衷的,就我没有。

我想回家。
回到我充满冷漠的发达城市做一个板着脸乘地铁的人。我宁愿走在路上被江南种的土狗咬断腿,至少这是条和我同根同源的狗。

我永远不会爱老舍笔下这座熠熠闪光的死城。
贫穷和无知总是形影不离。
有识之士的潦倒是自己的抉择。
那些生活所迫的人们却是把无知当个性。


活够了。
就是还能撑多久的问题了。
做预算是最没有意思的事情,尽管每个变量之间都相互影响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可预测,但这没有必要。
我的出生是个意外,死亡就为什么不能是?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