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老间谍

hello.

#老子想谈恋爱

阮苏苏在那家日式料理店里遇见梁宸。
她以为这不过是店里新招的小伙计。
那时他围着围裙给她端上了两个不伦不类的章鱼手握,她一点也不诧异这个穿得像伙计却一点也没有料理气质的男人能做出这么糟糕的手握,米粒勉勉强强揉成一团甚至一碰就会失去形状,好歹章鱼够大个也算弥补了乱糟糟饭团带来的影响。
外面正下雨,滴滴答答把料理屋的纸灯笼都打湿了,玻璃门底边上覆着淡淡的水汽。街头摇摇晃晃的明亮灯光投进暖光暗了一个度的小店显得有些落寞。除了阮苏苏店里并没有别人,奇怪的是日料店里却放着轻柔的法语歌曲,掺杂着点英文,在雨天格外好听却不怎么应景。
“其实已经关门了,师傅做好的手握也已经卖光了。”梁宸往围裙上擦了擦手,他没笑也有着明显的酒窝。
“那还不赶我走吗?”阮苏苏才看见已经九点一刻多了,她努力挤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她没想到处理些破事能花这么久。
“因为你看起来很憔悴啊,很少有这么丧的女孩子,坐一会儿能让你少丧点的话也是好事情。”梁晨用刚擦过手的围裙擦着玻璃杯,然后就用这个玻璃杯给阮苏苏倒了一大杯柠檬水。他的话有些刺痛阮苏苏,这语气太自然太温柔了,就像那一位一样。大概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吧。
但野乌鸫和家八哥又是那么不一样。
阮苏苏低头划开了手机看了看屏保又按灭了屏幕。她居然没有对那个围裙擦拭过的玻璃杯产生抵触心理,甚至觉得温温的水捧在手心非常舒服。
街上还是来来往往的人,湿漉漉也没有影响车辆的蛮横,隔音玻璃也挡不住被弱化的叭叭声。只是过路人不再像白天那样望见店铺就努力张望了,他们都匆匆忙忙溅自己一小腿水花,城市人的打算一向很满,特别是在夜晚到来之后。
“你是店里的伙计吗?”阮苏苏问。
“我是店主的朋友。”对方随和地笑了笑,“也算个小股东。”
“你以前都不来店里吗?”
“我只有没地方去的时候才会来店里。”
“这样啊...”
“你叫什么名字?”
“阮苏苏,苏州的苏。”
“苏州姑娘吗?我喜欢苏州的方糕。我叫梁宸,八字硬得谁都克所以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所以你还想跟我握个手吗?”
阮苏苏忍不住嘴角上扬地握上了对方伸出的糙手,和想象中的触感不同,这双手的手心很硬,也没有特别修长的手指,只有指甲修得很整齐很干净。
“交个朋友吧。”他说。
“交什么样的朋友?”阮苏苏撩过自己被空气浸润得略显湿润的长发,又喝了一口那绝妙的柠檬水。

评论

热度(7)